澳门葡京赌场游戏

觅天途 第十一章 杀机

发布时间:2019-09-25 19:39:02 编辑:笔名

觅天途 第十一章 杀机

苏河一路沿着杂草间的些许痕迹慢慢深入,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脚步间的动作能轻则轻。

半柱香之后,只听前方突兀传来“呼、呼”数声衣衫舞动的声响。

“到了”苏河心中一惊,没料到前方居然尚有人在。

随即慢慢窝藏身体,拨开密草偷偷望去。只见一道人影正在那随风起舞,不,应该是在锻体修炼,竟然也是自己凤阳宗的戏凤舞。

“难道是宗内其他弟子?”苏河细目看去,双目顿时争得暴圆,心中顿时大喜:“既然是他,哈哈,我明白了。韩风啊韩风,你好胆,这次看你还不死?”

他看清前方之人,正是之前与韩风一起的少年,而且这少年的事他是再清楚不过。在考核中与教习争执,后在院门前跪了仅仅几天就匆匆离去了,原来打得是偷学的主意。

“难怪啊!不过还是不行…”

苏河此时已经彻底明白韩风都在搞些什么鬼了。不过转念一想,还是觉得就此扳倒韩风的可能性不大。如果就此去指正那自己会成为明敌,而且这两人到时候若是来个双簧,虽然这名少年注定倒霉,可对韩风却影响不大。

“哼,既然现在不能教训你,那我就拉人先玩死你这兄弟,相信能让你干出这种事来的兄弟,在你心中的分量不小。嘿嘿,不知道见到兄弟身死,到时候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想到这里,苏河再次看了一眼前方的少年,竟发现这人竟然已经炼到戏凤舞第九幅图,比之自己还高上一层,心中的怨气顿时更盛,瞬间转头而回。

韩默此时已经沉迷在自己的修炼之中,能达到第九幅的姿势,在九种动作的贯通下,肉体的力量大幅度上涨。现下,他自觉已经稳稳当当地停在了第二重境界二百斤力量之上。需要的就是时间,按照图中所示来不停地打熬身体,同时开发新的图样姿势。

不过不知为什么,至从大哥离去后,韩默心中就隐隐感觉有些不安,却又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

“难不成自己还在嫉妒他们那些资质好的人?”韩默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随即也不再多想,自顾自地继续锻炼。

然而,就在他准备摆出姿势再打一遍的时刻,突兀中一道破风之声,从脑后传来。韩默感觉身后有异,闪身避开已是不及,匆忙中身体将这些天修炼地成果条件反射般做出。脑袋一低,身子向侧面成九十度弯转,险险地从袭击中脱开身去。

“是谁?”韩默就地一滚,翻身站起,还未等他看清来人,便听来人传来话语声。

“嘿嘿,小子,你居然敢偷学我凤阳宗的戏凤舞,还敢问我是谁?看来还没有死得觉悟啊?丁教习,就是这个小子。”苏河已经显身而立,方才正是他暗中偷袭,只是未料到面前这小子这么滑,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全力一击给避过了。

而他身后则站着一名面色阴冷,嘴角嗤笑,全身披挂紫袍的中年人,正是当初那位将韩默一袖拂出大门的丁崇丁教习。

韩默听到此话,猛然抬头,待看清来人时,已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顿时惊得心神狂震。

这偷袭自己的少年,不就是那天和自己几人产生矛盾的白脸书生吗?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臭到一块去了。

“糟糕了,现在该怎么办?该不会连累到大哥吧?”韩默胸腔中整个心“砰砰”狂跳,本能的就想转身逃跑,然而又担心大哥的处境,必须先弄清楚才行。

凭方才的拳风力量,这和自己等人闹矛盾的纨绔少爷,还可以不放在心上。可是其身后的丁崇该怎么办?听大哥说过,教习任职都是有地境以上实力才能担当,自己现在与之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还未等韩默想明白到底如何打听大哥处境的时候,对面的丁教习就率先开口了。

“哼,这不是那个自诩资质,毅力惊人,而且大放厥词要跪上七七四十九天的天才吗?你的资质呢?你的毅力呢?就连本宗差得弟子现在也已经开始研习第十一幅图,而你却连区区九幅之图舞动起来都还生硬死套,你的资质之高果然是将本教习给惊骇了。”

本来丁崇基本上已经忘记了这条小杂鱼,只是没想到苏河跑来向他告明说发现有人偷习宗门功法,而且是前段时间和自己闹过脾气的小子。

乍闻之下,丁崇当即便来了兴趣。如今见这小子竟然才炼成区区九幅之图,哪还会放过机会,自然是大水特水地将之鄙视一通。

听到丁崇的嗤笑斥骂声,韩默到还没什么,心中担忧大哥的同时也早已经明白了现在凤阳宗正式弟子的进展情况,所以不甚在意。

但是有人听着却满不是滋味,只见苏河此时脸色青红双交,多彩多姿,刹是好看。他的进度可比之韩默还要低上一筹。

至从被身边这位父亲的好友给保进宗门后,本想继续逍遥快活的他,没想到处处受人冷眼,连修炼锻体都只能偷偷躲在暗处,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不过现在有了发泄对像,而且还是占着理的对仇人发泄,这种感觉总算能让他消一消心中的抑郁。

见对面的小子听到自己的话竟在那发愣,丁崇也懒得再和他多费口舌,直接喝问:“说吧,谁教你的戏凤舞?是你自己主动开口,还是让本教习亲自动手好好开导开导你?”

说话的同时,丁崇已经做好了准备,给这小子心中挣扎挣扎的时间。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就在他个问题开口时,韩默整个人二话不说,掉头就跑,似乎他的话变成了起跑的预令。等他话声落地之时,其身影早已经在十几米之外了。

“臭小子,好胆!在本教习面前也想逃?哼,看你能往哪跑?”丁崇见此双眼一瞪,单脚跺地,一个飞跃间就到了韩默身后不远处,伸手就欲将其抓获。

哪知还未等其近身,只见“唰、唰、唰”至前方飞来数道暗影。

“不好,暗器。”丁崇心中一惊,担心是有毒之物,身形瞬间凌空一转,匆忙闪避。等到落地之后,再看向那黑影,哪是什么暗器,分明是这满地随处可见的石头子子。

“好好好,当着本教习的面,竟还敢耍花招,看我不剥了你的皮。追!”丁崇头也不转,对身后的苏河叫喊一声,人已经迅速赶去。

前方的韩默此时心中又是安慰又是焦急。安慰的是大哥果然没事,这也就让他放心了,焦急的是此时自己却危险了,若是被抓住只怕两兄弟一个也逃不了,而且方才连自己平时用来打鸟的石头都甩出去了。现在已经没了依仗,只能靠双腿救命了。

听到身后的叫喊声,韩默更是慌不择路,只能尽量向林密杂草多的方位狂奔,妄图能延缓对方一二。心中直叹自己为什么不多长两条腿来。

与此同时,其身后不远处的丁崇早已经是火冒三丈,以他的速度追击一个连人武境都未炼到的小子本来说是轻而易举。奈何这兔崽子太过滑溜,听到身后风声不对,立刻转向,而且尽挑些草深树多的位置钻,让他想加快速度都难以做到。

至于落在面的苏河,早已经拉出了两人的视线范围,只能尽可能按草间的痕迹摸索着前进。

半个时辰过后,追逃游戏仍在继续。

就在丁崇心中感叹前面的臭小子似乎还真有那么点毅力的时候,突兀发现周围的场景似乎有些眼熟,眼睛四周一转,一个词瞬间闪现在脑海。

“禁地”

一想到这个地方,丁崇心中一乐也不着急了,慢慢的降低速度停歇了下来,看着前方还在埋头苦奔的韩默冷笑不止。随即,他好似闲庭信步一般地慢慢向前迈步。

这个地方确实被称为禁地。不过却不是那种受到重点保护的宗门重地,而是在提醒人们这个地方的危险性。

不过,说到危险也非,虽然里面确实掩埋了不少顶峰强者的尸身,却从未有一个普通人葬身与此。可以说凡是这片树林里面的所死亡的人,除了失足的以外,全都是自己故意去送死。

少顷,前面的韩默已经不见踪影,后面的苏河到是赶了上来。

见到丁崇竟在这里毫无追赶模样地散步闲走,苏河心中纳闷询问:“丁教习,那小子……”

还未等他将话说完,便被丁崇抬手止声,微微轻笑:“有人自己找死,我们得留点良心,不能逼得太急。”

乍听此话

觅天途  第十一章 杀机

,苏河顿时差点喷笑出口,良心?这两个字能从这位丁教习口中吐出还真够滑稽,这些年自己面前的这位,不知道背地里和自己的父亲都干了多少坏事。

丁崇见苏河脸上仍旧一副迷惑不解,嗤笑着接口道:“你难道忘记我给你说过的,在咱们凤阳宗侧后方树林里有着一口潭吗?”

湖南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湖南男科
湖南男科医院
湖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