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赌场娱乐城

【军警杯★小说】三十年河西(节选)

发布时间:2019-09-10 20:49:32 编辑:笔名
朱文泰当上了生产队长,这是沾他爹的光。他爹老朱,过去是个剃头的,要说这件事,与朱文泰当队长本来扯不上关系,可事总有个根,一旦刨到根,就有了关系。
话要从一九三八年说起。那时,老朱还称不上为老朱,年纪轻,只能说是小朱。当时,家里穷,二十七岁还没娶上老婆。老朱的爹心里头急,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指望他传宗接代呢,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老朱的爹娘商计,把老朱送到城里学个手艺。城里的铺子多,送去做学徒;做学徒不成问题,问题是与铺子里的人不熟,没关系。想来想去,老朱他爹想到了剃头的老金。老金是夏庄人,老朱他爹是朱家庄人,两个庄子搭着界。本来两个人不是很熟,因为一件事,让老朱他爹和老金熟悉了。夏庄姓夏的多,老金是外来户,按夏庄人说,老金是杂姓。老金有个女儿,嫁给夏庄的夏有财的儿子;谁知道,夏有财的儿子有大病,需要冲喜;说也奇怪,要死的人,婚后真的活了下来,但病还在身上。夏有财的儿子有病不能行房,所以老金的女儿三年也没有怀上孩子;老金的女儿终没熬得住,与外人有了私情。有一天夜里,老金的女儿与那个男人折腾时,被夏有财捉了奸。野男人跑了,这野男人也姓夏,是夏庄铁匠铺掌柜的夏贵富的小儿子,人都叫他小夏。算辈份,小夏还比老金的女儿差了一辈份。老金的女儿被夏家人打失了手。人打死了,这事可不好交差,夏有财就在门后系了根绳子,打个套,将老金的女儿套上去,造成自杀上吊的迹象。老金得知消息,一路跑,一路哭,到了夏家庄一看,女儿还在门后的绳套上。女儿是上吊死的,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老金就认为女儿是打死以后才套上去的,所以老金向夏家讨说法。夏家户族大,人多,老金斗不过人家,一个人又哭哭啼啼地跑回来。就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老朱他爹。老朱他爹性直,力大,人送绰号“朱大炮”。
朱大炮看着老金:
“哭啥?”
老金看着朱大炮,“哇”一声,抱着头蹲在地上:
“人死了。”
朱大炮:
“谁?”
老金:
“俺家闺女。”
老金把事情说了一遍,朱大炮听后火冒三丈:
“人不能白死,得有说法。”
朱大炮拉起老金:
“走,闹死亲去。”
夏有财看老金又回来了,身边还多了个人。多了个人,夏有财并不怕,怕的是老朱他爹的那句话:
“不给说法就报官,开膛验尸。”
夏有财怕报官,报官就得吃官司。夏有财不想吃官司,只好把话往好处上说,答应老金,好身安葬他的女儿,再赔他五笆斗苞米。老金听后只是哭,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老朱他爹又回头劝老金:
“人已经死了,死了就不能再活。”
老金还是哭,老朱他爹又说:
“俺看这事成,五笆斗苞米,一年的收成哩。”
老朱他爹这样说,老金不哭了。老金想,这苞米不是女儿死换来的,是老朱他爹要来的,不遇上他,夏有财就不会赔他苞米。这个事情,由女儿的死,就转到了老朱他爹头上了。老金不哭了,但要老朱他爹留下,好事做到底,等明天葬了女儿再走。老金这样说,就表示同意了老朱他爹的说法,其实,老金心里也没底,女儿到底是咋死的,也不好说。第二天,夏家买了一口上等的棺材,将老金的女儿埋了。老朱他爹回朱家庄,来回一袋烟的工夫,推了个架子车,把五笆斗苞米推到老金家。在这件事上,老金认为是老朱他爹的功劳,要给两笆斗苞米给老朱他爹。老朱他爹死活不要,心想这是人家闺女的命换来的。老朱他爹想用这句话来安慰老金,可又怕老金又想起女儿伤心,只好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老朱他娘起了个早,做了一碗大麦糊糊。老朱他爹吃了大麦糊糊就上路了。老朱他爹心里有底,他老金欠他这个人情,现在他要老金帮忙,老金他是不会不领这个情的。从朱家庄到城里,需要一个时辰,可老朱他爹走到半道又返回了。返回的原因是,老朱他爹在半道上遇到了堂侄,堂侄说,城里鬼子查得紧,问他带上良民证了吗。老朱他爹这才想起忘带良民证了。回家拿上良民证,再到城里,就到晌午了。老朱他爹到了老金剃头店,那时老金正在给人家剃头,老金看老朱他爹,就先停下手里的剪刀,给老朱他爹装了一锅烟,点上,然后又给人家剃头。头剃完了,人走了,老金这才与老朱他爹寒暄一句:
“吃了?”
老朱他爹:
“都什么时候了?”
老金是实诚人,来他这儿的就是剃头,别的还能有啥事,他顺手示意老朱他爹:
“坐上来。”
老朱他爹:
“干啥?”
老金抖了抖剃头布:
“剃头。”
老朱他爹:
“我不是来剃头的,有事哩。”
老金拿着剃头布:
“啥事?”
老朱他爹把来的目的说出来,老金说,俺以为是啥事呢,不就是收个徒弟嘛。说完就向门外望。老朱他爹问他找啥,老金说,你儿子呢?老朱他爹说,那时也不知你同不同意,所以就没带他来。老金把剃头布晒在墙壁的绳子上,说哪能哩?想当年,我……老朱他爹知道老金又要提起五笆斗苞米的事,就把老金的话打了回去。老朱他爹心里害怕,怕老金从那五笆斗苞米,谈到他女儿的死,谈到女儿的死,老金就会落泪。老朱学剃头的事就这样说准了,第二天,老朱就到老金的店里学剃头。老朱不爱说话,到老金的店里学剃头,三个月了,没上过手。那条街上没人知道老朱是老金的徒弟。原因不是他不爱说话,没有人知道他是学剃头的,而是老朱个头高,二十七岁了,站那儿就是个大人。平时老朱只是打水、磨剪刀、扫地,或是站在边上看,看老金在人家头上如何下剪子。看得时间长了,老朱心里也有了底,老金想给老朱试剪子,可是,谁也不愿意把头给一个生手剃。老金在心里就开始排查,这条街挨着个排到了头,终于有一个人在老金心里一亮。老金剃头店对面的老王,老王家烧茶炉,平时老金的热水不够用,就到老王家的茶炉上打水,而老王头发长了,就找老金剃,说起来也算是生意往来了。老金摇头,心里打着鼓。老王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大,就是同意给老朱试剪子,可要是剃坏了咋办?可又想,还不是剃得好剃不好的事,而是自己开了口,老王要是不同意,那自己的脸就没地儿放了。老金把目标锁定在老王儿子身上。老王的儿子十八岁,贪玩,就是剃得不大好,他再帮着修修,那样问题就不大了。
那天中午,店里没人剃头,老金就到对面茶炉去串门,老金平时也串门,可这次串门是有目的性。老金先给老王装一锅烟,然后说事。老金没有开门见山,而是与老王不着边际的扯淡。谈的不是剃头,而是另一件事。
老金说:“潮河北的木匠老徐你认识吧?”
老王:“就是做三大件出名的那个老徐吧?”
老金:“嗯。”
老王:“认识,他做棺材、做板凳、箍桶,这是木匠行当中难的,可就数他拿手了。”
老金:“可他那个徒弟就不行了。”
老王:“咋地?老徐不传他?”
老金心里乐呵,心想,再绕下去,就能绕到正题了:
“不是老徐不传授他,是做活人家信不过,不让上手。”
老王:“说的也是,长木匠,短铁匠,人家也怕做不好废了材料。”
老王吸口烟又说:“可一辈子不上手,一辈子又哪能出师哩?”
老金:“就是,上次在城外就闹了笑话。”
老王说:“啥笑话?”
老金:
“城外郭家的那个寡妇死了,娘家是没人了,可郭家人想,寡妇当年是童养媳,很小就过来了,可儿子死得早,虽然没留下一儿半女,毕竟算是郭家的人,就叫来老徐打了口薄材。老徐呢,一看这情形,认为是薄材,也不要什么好,就让徒弟练手。谁知,徒弟次上手,心里很紧张,把长度量短了。你知道后来咋的?”
老王:“咋样?”
老金:“寡妇躺在里面,腿伸不直哩。”
老王笑:“我靠,下辈子也伸不直腿了。”
老金接着说:“那天老徐没要工钱,还把剩下的料子给人家箍了只桶。”
老王敲了敲烟锅,把烟灰敲出来,然后烟锅递给老金:
“这就不能和你剃头比,剃头没大事,徒弟上手剃,不好,做师傅的再修修就是了,不像做棺材,短了让人家死还伸不直腿。”
老金:“就是,头发还会长哩,像韭菜,割坏一茬没关系。”
这时有人提着茶瓶过来,老王站起来给人家灌茶。老金趁这工夫给自己装了锅烟。买茶的人走了,老王又坐下来。老金就说上正事:
“昨天看到你家永余了,头发长该剃了,明天叫他过去剃头,俺不要钱。”
永余,是老王的儿子。老王听老金这样说,明白过来老金的意思了:
“老金,你累不累?”
老金:“咋的?”
老王:“你不就是想永余给你徒弟试剪子么?半天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老王又说:“永余虽然贪玩,可也十七八岁的人了,要是给剃坏了,他不饶你闹起来咋办?”
老金知道了老王的意思,是不同意,感到很没面子,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下,长叹了一声,然后说,不是承人家这个情,怎会收这么大的徒弟呢?老金把几年前的事说了一遍。老金说起这件事,不是为死去的女儿伤心,而是从这件事上感到老朱他爹的仗义。老金说着说着,眼圈红了。其实,老王不是这个意思,是怕儿子去不妥,他拍拍老金的肩膀:
“不要明天,过一会儿我过去。”
老金看着老王,眼光就像几年前看着老朱他爹一样的眼光,多是感激。
老王有午睡的习惯,吃了中饭就要在床上躺一会儿,这一躺就是两个时辰。一觉醒来,老王洗把脸,然后装一锅烟,就去对面老金的店里。到了老金的店里,老王坐上椅子,老金让老朱上手。老朱心里并不害怕,几个月下来心里有底,天天看着,把师傅老金的手法记在心里。老朱不急不慌,一剪子一剪子地推,老金看在眼里,感到满意,脸上露出笑容。头剃完了,接下来就给老王刮胡子。老朱给老王剃头时,店里没其他人,心里不紧张,可现在来了两个剃头的,在一边等着,一边看着老朱剃头,老朱就紧张了。老朱怕出岔子,还就真的出了岔子。就差一刀了,老朱在老王的下巴上划了道口子。老王没叫出声,只是嘴巴抽蓄一下,然后对着镜子用手摸了摸,口子慢慢地渗出血来。老王走了,老金想起中午老王的话来,觉得很有道理,如果是他儿子永余,说不准真的会闹起来。
几十年以后,老王的儿子王永余经常在人面前提古,说起这件事,让老朱的儿子朱文泰感到很没面子,这是后话。
老朱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过去,老金对老朱他爹是感激,但两个人很少相互走动。现在走动频繁了,成了朋友。老朱要回朱家庄,老金就让老朱捎话给他爹,问好。老朱从朱家庄返回来,老朱他爹就让儿子捎来几斤烟叶。有时老朱他爹也进城来,卖个仨瓜两枣,或是打瓶煤油买个锄头。只要到城里,就必到老金的店里来。一是看儿子,二是和老金叙旧,老金也会留他喝上两盅,说些掏心窝子的话儿。老朱他爹说:
“明年他就二十八了。”
老金知道老朱他爹的意思:
“俺上心哩,有适合的就给他提亲。”
老朱他爹说:“不要说俺盼抱孙子,就说他吧。”
老朱他爹向老朱呶呶嘴:“三十岁不得子,苦到临死,哎,现在还没着没落的。”
老金:“别急,我现在是无儿无女,他现在是我徒弟,也算是半个儿子,这事包在我身上。”
老金这个承诺终没能实现,还感到很对不起老朱他爹,因为,后来老朱没了,了无踪影。
烧茶炉的老王被老朱刮胡子时划了一刀,不但没记这孩子,还和老朱成了忘年交的朋友。
让老王和老朱成为朋友的,还得从老朱的手艺说起。老朱后来不但剃头好,更会掏耳朵。老王喜爱掏耳朵,时间长,成了习惯,隔三五天就要掏一次,不掏耳朵就会发痒痒。原来,老王要掏耳朵,就找老金掏,这条街上掏耳朵的手艺,没人能把老金比下去。可现在,老王不要老金掏耳朵,却要老朱掏了。原因是,老金年纪大,眼花,而老朱当时年轻,眼尖,而且老朱掏起耳朵来,让人感到舒服。让老王与老朱成为朋友的,不仅是喜欢老朱掏耳朵,还有两个人的话说得来,投机。两个人聊起来的时候,多是老王说,老朱只是听,或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店里没人的时候,老王就会说:
“小子,你说鬼子气人啵?”
老朱:“嗯!”
老王:“其实,常备队更气人。”
老王和全中国人民一样,恨日本鬼子,但他会把对日本鬼子的恨转到常备队的身上,当然,他有他的理由:
“鬼子烧杀奸淫,可恨。可常备队更可恨,狗日的,有枪有炮不去打鬼子,却打八路。”
老朱:“帮外人欺负自己人。”
老朱就是这么认为的,道理看起来很简单,但话说的却没错。
话说到点子上,老王更气:
“俺要年轻二十岁,就找八路去,拿起枪,打狗日的小日本去。”
老王觉得不解气,又缀一句:
“还有常备队,这个孬种东西。”

共 11 4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三十年河西】小说所写是国难当头时期的故事,故事以朱家和金家为主线,以王家和姚家为辅线,开篇讲述了金家女儿不明不白而死,朱家出手仗义替金家找回了自尊;朱家把儿子送到金家学徒完成传宗接代,金家为人情自然不会怠慢,为了老朱学徒上手求助王家;老王是明事理之人亲自为老朱做上手因此受了伤,也和老朱成了无话不说的忘年交。老朱的婚事金家一直没有兑现,于是在朱家委托之下,老金和老王说媒姚家应允见面,可老朱对姚家女并不待见,可在老王的劝慰下答应见面。没想到姚家女大翠的冒失话让老朱受辱,在老金的劝导下决定回家看看。可在路上却遭遇了日本人奸杀同胞的事情,他胆小害怕回到家睡了十几天。回到金家剃头店又遇一日本人剃头,他不由的愤懑嘴里念叨着给日本人抹脖子,可哪里想到那人竟然听懂中国话!老金吓得不得安生老朱也跑了,竟然还流传老朱杀了日本人,出人意料的是,那个所谓的日本人其实是鲜族人。为此到底老金还是没还上这人情......小说虽然是战争年代的故事,作者笔墨并没有瞄准硝烟战火,可故事情节和人物对话里,却真切的感到了民不聊生。老王喋喋不休的讲述,同胞女人被奸杀的触目惊心的场面,都给人视觉上的强烈感受。尤其小说对人物心理的细腻刻画,是每个人物都很有个性,也鲜活起来,也使得人物形象具有了复杂的心理层面。如老朱那段要抹日本人脖子,貌似胆小的老朱,其实骨子里是有反抗心理的。看得出作者手法娴熟老辣,故事节奏快进有序,语言凝练毫无拖沓。通过几家人的故事,展示了那个时代人的复杂心理,反映了一个社会的缩影。很精彩很耐读的小说!欣赏推荐佳作!问好作者!【军警社团编辑:春华秋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12 24】
1 楼 文友: 2012-11-22 12:25: 拜读欣赏乡人老师的佳作,笔法娴熟老辣,故事铺垫有序,语言凝练,非常耐读的小说!编按如有不妥请见谅!遥祝冬安!
2 楼 文友: 2012-11-22 14: 9: 5 谢大编!小说的叙事中我很会绕,把没有什么事竟绕成了许多事,说白了也只是无聊忽悠着 玩 呢! 一个行走在梦中之人,喜欢从文字中寻找乐趣。
 楼 文友: 2012-11-22 19:11: 2 又见乡人老师,很高兴,俺要慢慢读来,问好。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  楼 文友: 2012-11-22 20:24:59
4 楼 文友: 2012-11-22 19:50:4 喜欢这样的现实题材的小说,坐下慢慢欣赏`(* _ *) 排版空格有些大,影响审美了哦。 澳门葡京赌场平台做了一个梦梦很长又很短梦醒了,澳门葡京赌场平台死了
5 楼 文友: 2012-11-22 19:58:52 故事情节丰满吸引人,人物刻画形象,对话言语有特色。很喜欢剃头的那段!
无论是手法还是情节都是篇不错的小说,欣赏前辈的作品!问候!敬茶 澳门葡京赌场平台做了一个梦梦很长又很短梦醒了,澳门葡京赌场平台死了
回复5 楼 文友: 2012-11-22 20:26:18 太客气了,请雅正!
6 楼 文友: 2012-11-2 17:44:46 恭喜乡人老师作品加精,实至名归!期待拜读你的新作!遥祝写作快乐!冬安!
7 楼 文友: 2012-11-24 19:15: 4 终于又读到乡人的佳作,期待更多! 仰天一扫杞人忧,两袖清风乐自由。学得吟哦三两句,不成骚客也风流。
回复7 楼 文友: 2012-11-24 19:55:0 回 娘家 客串一回,有时间会去回访您老人家的!
8 楼 文友: 2012-12-06 19:57: 6 本文已经经过军警文学社团自检,江山内未发现重文、抄袭。
9 楼 文友: 201 -01-28 20:57:11 拜读老师佳作 祝老师天天好心情风湿性肌肉酸痛的原因
小孩有口臭是怎么回事
脑血栓半身不遂怎么治疗
孩子小便黄
友情链接